當一個人「自戀」時,他並不愛自己

原文來自關鍵評論網
|
發佈於 2016-10-18
|

自戀是一個人「不愛」自己的狀態。

當一個人不愛自己,他會過度努力尋求自我認可,這是一種愛的反向表現。我們可以在刻意的努力和誇大之中看到這種情結。

周遭的人常能一眼看穿自戀的愛是很膚淺的。我們光憑直覺就知道不斷談論自己的人,一定沒有強烈的自覺。
對於陷在這種神話中的人而言,無法愛自己,就像一種受虐,而我們都知道,心中一旦有受虐的元素在運作時,施虐必然也如影隨行。這兩種態度就像在典型的分裂力量中各據一端。

我們可以在一個自戀的人在對他人的排斥和自我優越感中,看到明顯的施虐傾向。而受虐傾向,則在我所謂的「負面自戀」中特別地顯而易見。
有些人以為可以透過不斷的批評、苛責自己來避免自戀。儘管這看起來與自愛恰好相反,但這仍然是一種自戀:不注重生活和他人,只重視自己,即使這是一種負面的關注。這種受虐傾向可能會變成自我批判的習慣。

「自戀」和「自愛」不同

http://nobully580.com/wp-content/uploads/2016/10/1018.jpg

有一次,一位女藝術家跟我談論她的繪畫。她讓我看了一些作品的樣本。在我看來,她才華洋溢,足以畢生致力於藝術創作。

但是當我們聊天時,我發現她對自己和自己作品的態度有些許抵觸。
我說:「我特別喜歡妳最近的畫作,不用透視圖法來表現現實主義。」

「喔,我不知道,」她說,「我想這只是顯示我欠缺學習。你知道嗎?我一直想要上藝術學校,但我的家裡負擔不起。」
我真的很喜歡她的風格,於是問她:「妳如何讓這些顏色看起來如此協調又充滿對比,如何同時表現這些特色?」

「這些東西,我沒有受過真正的訓練。」她還是很在意自己的背景和學歷。

儘管自愛與自戀剛好相反,但是很多人很難分辨何謂自戀,何謂適度且必要的自愛。
因此當一個人不明白自己其實是太渴望讚美,他就會壓抑對成就的喜悅。他可能會輕視明顯的成就,或是很難接受恭維和讚美,以為這樣就可以避免可怕的自戀。

虛假的謙卑會否認自我渴望的關注,但是否認本身就是一種自戀,因為這只是負面地把注意力放在自我上面,而不去關心生命中可能的樂趣。
我們可以透過給予自我需要的東西來治療自戀,來滿足自己某些症候性的渴求,像是對成就的喜悅、接受或某種程度的認同。一個人如果受虐般地拒絕自我的欲望,是不可能關心靈魂的。

相反地,用靈魂的需求換來虛假的美德,充其量只是一種禁欲的交易。越是自戀,被給予的愛越少。

治療自戀症的祕訣不在於將它完全治癒,而是聆聽它的聲音。
自戀是一種訊號,象徵靈魂沒有獲得充分的愛。越是自戀,就代表被給予的愛越少。

有個神話格外地微妙。納西瑟斯愛上自己的影像,卻不知道被愛的影像,其實就是自己。他從自身的經驗發現自己是可愛的。接下來,他把自己當成一個物體來愛。

我們身處於個人主義和主觀至上的時代,總認為將人物化是一種罪惡。
然而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客觀地看待自己。我們可以把自己生活中的事物和性格特質,當成物質一樣檢視,與「我」這個概念劃清界線。
如此一來,我就是一種東西,我是由事物和特質建構而成,我如果愛這些事物,我就是愛自己。

我們可以像納西瑟斯、像他者一樣愛上自己。我們甚至可以用這種方式來體驗自我。我們知道自己的習慣、弱點、強處和怪癖。

用愛與興趣看待這些東西,並不一定是自戀。

事實上,我們如果能覺察靈魂的特質,就像納西瑟斯發現自己與自己喜愛物體之間的距離,將有助於把自戀轉化成真實的自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