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 就是一種信仰,可以扭轉一個孩子的命運

發佈於 2016-06-29
|

有個孩子,在媽媽任教的明星學校上學,但是因為他從小一開始就很皮、很恍神、成績很差,背書背不起來、數學老是學不會,還常常忘東忘西,半學期之後他就成了老師心目中的”不良學生”,認為他既不聰明又不上進也不聽話,這讓同樣是在校老師的媽媽感到顏面盡失。

於是他的學生生涯度日如年,總是白天被老師修理完之後,回家媽媽再修理一遍、爸爸下班後又修理一遍,日日如此。

老師的否定對他來說倒是沒造成多大傷害,但是母親的否定卻讓他深受重傷。

媽媽總是罵他:「我是一個得過師鐸獎的老師,怎麼那麼丟臉生了這種兒子?」
還會跟他說:「我是老師,你爸爸是醫生,怎麼你這麼差?」
每次他帶著考卷回家時,媽媽甚至會說:「我怎麼那麼歹命生了個瑕疵品?」
或者:「我當初怎麼會笨到只生你一個? 搞得我未來一點希望都沒有!」

他自述著:「我雖然還很小,但是已經練就打到昏眩都不掉淚的神力了。」

久而久之,他用一種更叛逆、更擺爛的方式自暴自棄著,能怎麼惹麻煩就怎麼惹麻煩,漸漸的,同學們避之唯恐不及,紛紛排擠,那時的他心裡想著:「反正我媽媽認為我一無是處,每天用難聽話羞辱我,那我就乾脆爛到底讓她稱心好了。」

中年級之後,隨著課業難度越來越高,他的成績和操性都爛到谷底,媽媽再也忍無可忍,面對這樣的難堪決定採用眼不見為淨的方式,索性將他轉到學區裡另一所名聲不怎樣的小學了。

這個孩子,起初以冷酷與沉默隱藏渾身不羈的暴戾之氣,充滿不信任的來到一個全新的環境裡,雖然只是個10歲的孩子,但是對人生卻早早失望透頂了。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他突然發現新學校令他異常自在,沒有人知道他過去的底細,沒有人對他有偏見,在這裡,他的身上沒有標籤,人生得以重新開始。

某一次學校開始了直笛課程,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吹奏那種塑膠直笛,導師卻非常熱烈的讚美他、鼓舞他,直說”你真是個音感很好的孩子啊” 、“你好有天分喔” 、“你的姿勢真棒大家都該跟你學學”。
由於人生中罕見的獲得了鼓勵,感受如此令人沉醉,他當下決定把直笛帶回家天天練習,畢竟被讚美的經驗實在是一件值得上癮事啊。接下來他勤於練習,越吹越好,一下子就超過全班同學的程度,如此一來,又從老師的口中獲得更大量的讚美了,同學們也因為老師對他的嘉許而釋放出許多崇拜。

http://nobully580.com/wp-content/uploads/2016/06/board-928386_640.jpg

這是他人生首度獲得了 ”成就感” 的經驗值,於是,善的循環啟動,奇蹟,也跟著發生。
4年級下學期,老師進一步鼓勵他去參加學校的管弦樂團,還自掏腰包買了一把西洋橫笛給他,雖然品質不好也不高貴,但是誠意滿滿。

拿到老師的禮物時既驚喜又焦慮,他跟老師說:「可是這個我不會吹ㄟ?!」
老師說:「別怕,你當初也不會吹直笛啊,你這麼有天份的小孩不要擔心!反正樂團老師會教你啊,你最棒了!」

帶著老師的愛心橫笛和滿滿祝福,孩子展開了全新探索,過程中,媽媽一度不滿他總是必須放學後留在學校繼續加強,另一方面更不滿他因此而妨礙了課外補習,結果導師為了孩子出面協調,拼命說服直到媽媽願意妥協。

小5開始,已經不是導師的老師還是時時關愛著他:「你看你,才練了半年就這麼棒!以後國中可以去考音樂實驗班喔!」

他嚇了好大一跳,原來自己感到熱情的一項小小嗜好竟還可以走出比想像中的更遠路呢,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老師又說了:「但是考音樂班需要主修和副修樂器,你必須再多學一種樂器,還有,成績也不能太差,但是我知道那些問題對你來說都不是問題,你這麼優秀!老師對你很有把握!」

就這樣,他開始狂練鋼琴,對於課業也展開主動追求,整個生命脫胎換骨,一路熱血奔跑之後,在他19歲那年登上了國家音樂廳。

多年後的某一次,他問起當年的導師:「老師,那一次,你真的覺得我的直笛吹得那麼好嗎?」

老師笑開了,他說:「老實說,你那時吹的還真沒甚麼特殊之處!但是我仔細觀察了你一陣子,發現這個對世界冷淡對自我放棄的孩子,全身上下幾乎找不到甚麼優點,如果一直找不到可下手鼓勵之處,那這個孩子的一生肯定完蛋了,再不救就不行了,所以那堂課才突發奇想。」


聽完這個故事我滿腔熱血,感謝世界上總有春風化雨的好老師,他不僅僅是挽救了一個人生再無機會變好的壞孩子,還成就了一個快樂的音樂家,這再次堅定了我們的信念,一種「要當個好大人」的信念。

庸庸碌碌的世間到底存在多少天才?
我不確定,但能確定的是被肯定、受鼓勵、獲得成就感的孩子絕對比較容易達成使命,一旦使命達成之後,「天才」這兩個字,自然而然就是人們為他加冕的皇冠了。

比馬龍定律在這個真實的故事裡再度獲得驗證,而「相信」這兩個字就是一種信仰,要相信喝采的力量,相信你的孩子。
還有,鼓勵,絕對是投報率最高的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