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學不能解決問題

發佈於 2015-12-28
|

某個不常洗澡的同學總被嘲笑、 剛轉來的新同學常被排擠、瘦弱的男生放學後被圍堵……。
霸凌讓人退縮、失去自信,甚至讓受害者覺得「不如死了算了」。 我們能為孩子做些什麼?

轉班、轉學不能解決問題

也許有家長會問:「孩子碰到霸凌,轉班或轉學有用嗎?」但也有家長不解,為什麼已經轉學了,孩子在新學校卻還是被欺負?

謝淑美說,對「轉學」這件事,台灣的爸媽唯一做的事就是「辦手續」,卻忽略小孩被迫離開熟悉的環境與人事物,一切又要重新適應起。

她強調,父母應該讓孩子思考與選擇,「小孩其實沒那麼脆弱!」若全靠大人插手處理,孩子將永遠沒有機會想清楚自己的問題。

涂喜敏也認為,碰到霸凌事件,家長應該先問孩子:你想轉學嗎?如果不願意轉學,你想過以後可能會怎樣嗎?如果同學對你說了不好聽的話,你該如何處理?


做好準備,就不會抓狂。

她說,爸媽必須讓孩子知道:「就算不喜歡這個環境,但我還是可以生存。」「人生很多時候都是這樣,絕對不可能有一個完全接納我們的環境」她表示,重要的是要找出生存的方法,如果孩子能學到這一點,對他們未來的人生才會有意義;而父母也應該知道,自己不可能一輩子都幫孩子解決問題。

在霸凌事件中,加害人、被害人都會具有某些特質,家長要思考的是如何幫助孩子調整與改善,才不會讓霸凌重演。

會被霸凌的原因有很多種,但這並不是孩子的錯,可能只是因為某些特質讓他在這個環境裡容易被霸凌,必須由家長幫忙孩子找出來。

例如「功課好」,有沒有辦法從劣勢(被同學嫉妒、看不順眼)轉為優勢(教其他同學功課、贏得好感)呢?
家長要和孩子一起「找方法」。「找方法會比轉班轉學來得事半功倍,」涂喜敏這麼說。

此外,家長必須切記,如果你覺得只要轉班轉學就能逃避霸凌,其實同時也是在做不良示範,讓孩子以為當人生碰到困難時只要逃避就行了。

「許多人出了社會,在職場一碰到不如意就一直換工作;婚姻也是一樣,只要一不順遂就想逃離……這樣的情節會在人生腳本中不斷重複,」涂喜敏語重心長地說,如果父母能在孩子的求學階段就幫助他面對困難,以後孩子付出的代價也會少一點。

用鼓勵取代責罵,讓孩子不再當惡霸

校園霸凌的負面影響可能會持續到成年以後。國外有研究發現,到24歲為止,60%的霸凌者至少有過一次犯罪紀錄,其中40%的人甚至有高達3次或3次以上的犯罪紀錄。

因此,如何及時導正這些霸凌別人的孩子,也是輔導的重要課題。
「人最怕的就是被當作一顆石頭、不理不睬,」謝淑美說,「破壞」也是一種證明自己的方式,有些孩子之所以去欺負別人,只是因為想展現自己、證明自己的存在而已,其實他們在「跩」的背後是很難受的。


她舉例,如果有一顆神奇的糖果,吃了以後可以選擇變成受歡迎的模範生,或是大家都懼怕的「大哥」,孩子會選哪一個?「大家當然都想要當好學生呀!誰不想被正向肯定?」「有誰會想當人見人怕、希望你最好離開的大哥?」

孩子許多行為,都是跟父母學來的,霸凌也一樣。
楊國如歸納自己多年輔導的經驗發現,有些孩子會霸凌別人,就是因為學習父母親的態度,或是在家庭裡缺乏關懷、情緒長期被壓抑,所以到了學校就比較容易口出惡言或爆發肢體衝突,把情緒發洩在別的同學身上。

由於這些孩子的家庭功能較弱,家長對待子女的方式也不是正向、理性的,因此學校必須投注更多心力來關懷他們。

唯有關心、理解並得到信任,孩子才聽得進老師的勸導。「孩子的反應,老師怎麼接很重要,」楊國如說,「其實孩子很敏銳,我們要讓孩子知道我們在關心他,而不是指責或排斥。」

她曾碰過特別頑皮、愛惡作劇欺負別人的學生,但他的導師用鼓勵來取代責罵,還請他幫忙照顧班上自閉症的同學,讓他可以把控制慾往好的方向發展;一年下來,這個孩子徹底改頭換面,從惹是生非變成循規蹈矩,還會阻止其他同學欺負班上的特教生。「這都要靠老師的智慧,」楊國如笑說。

「只要有心,一點點讚美,小孩就受用無窮了!」她認為,當老師接下一個新班級時,應該先試著去發掘每個孩子的優點、適時稱讚,並塑造氣氛,帶領孩子學習欣賞每個人的優點。除了學校從輔導專業切入外,她也期待政府能夠協助教育家長、強化家庭功能。

當然也不能漠視生理因素,例如有些自閉、過動、躁鬱或憂鬱症的孩子可能會莫名發怒並且攻擊其他人,家長應該重視這些跡象,透過治療都是可以改善的。

導正孩子的發展,預防優於治療

「企業家喜歡捐錢給窮困偏鄉的孩子、讓他們吃營養午餐,卻忽略有更多孩子需要輔導資源」涂喜敏希望教育部能多編列發展性的經費,社會各界也多重視,應該在關鍵時就導正孩子,而非只給治療性經費。

雖然成本高,但她認為協助青少年發展是很值得的,要給孩子機會、撐住他們不要往下掉,否則日後犯罪進了監獄,積習會更難改,社會也將付出更昂貴的代價。

輔導資源有城鄉差距,還有待廣泛分配到各縣市鄉鎮的各學校。目前除台北市及新北市的國中小各設近30位專任輔導教師外,其他各縣市大多只有兼任輔導教師,且年年換人、普遍缺乏心輔專業。

有鑑於此,立法院已三讀通過國民教育法第10條修正案,明定24班以上的國小及各國中應設專任輔導教師;55班以上的國中小,還應設專任社工師與心理師。

「雖然校園霸凌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但我們也要很感謝八德國中,讓全國開始重視這件事,」她這麼說。

不要再恐懼霸凌,更不應漠視,孩子需要的不只是保護,而是父母與老師的關心與陪伴。
請站在他身邊,和他一起面對、伴他成長,這才是我們真正該做的事。

相關文章